您的位置:首頁>要聞>高層聲音
四年來,人民法院這樣保護母親河長江
發表時間:2020/01/09來源:中國長安網 責任編輯: 高鶴

1月9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舉行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司法保護工作情況暨典型案例新聞發布會,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江必新,最高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庭庭長王旭光出席發布會并介紹相關情況,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李廣宇主持發布會。

江必新首先通報了2016年以來人民法院服務和保障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的工作情況: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重要支撐。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總攬全局、科學謀劃,部署實施了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2016年1月5日、2018年4月26日,習近平同志先后兩次主持召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強調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明確必須堅持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為新時代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指明了方向。

四年來,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按照黨中央的戰略部署,堅持以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為指導,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同志在兩次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始終將強化長江流域生態環境司法保護,促進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作為人民法院的工作重點,指導各級人民法院立足審判職能,加強改革創新,健全體制機制,細化規則引導,依法公正高效審理各類環境資源案件,為推動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

一是注重加強統籌指導。先后于2016年2月、2017年12月出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為長江經濟帶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加強長江流域生態文明建設與綠色發展司法保障的意見》兩份司法文件,對加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司法保護工作進行全面部署,提出要以保護和改善水環境與水生態為核心,立足長江上中下游生態環境特點,明確各區段重點案件的審理規則,同時要樹立系統保護理念,健全體制機制,積極推進全流域協同治理。安徽、湖北、湖南、重慶等高級人民法院結合地域特點,制定出臺實施意見,落實審判工作措施,有效服務和保障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

二是及時更新司法理念。堅持理念先行,指導各級法院在案件審理中統籌處理好三對關系:統籌把握好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系。既要從生態系統的整體性和長江流域的系統性著眼,統籌考慮自然生態各要素,又要立足流域水生態核心,把水環境與水資源的司法保護作為工作主線。統籌把握好落實最嚴法治觀和經濟發展的關系。既要嚴格落實最嚴法治觀,樹立保護優先理念,加大對環境污染犯罪的懲治力度,又要發揮司法智慧,結合主體功能區和生態紅線制度分類施策,實現環境效益和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的多贏。統籌把握好完善審判機制和促進系統治理的關系。既要努力構建與長江經濟帶協同發展相適應的審判工作體制機制,又要推動構建黨委領導、政府負責、區域協同、公眾參與、司法保障的現代環境治理體系。

三是持續推進專門機構建設。為不斷提升環境司法效能,長江經濟帶沿線法院因地制宜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或合議庭等專門審判機構488個,探索將涉及環境資源的民商事案件與行政乃至刑事案件統一歸口由專門審判機構進行審理,實現了對重點區域、流域的全覆蓋。云南、貴州、重慶、江蘇等省市健全了三級環境資源審判組織體系。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和全省12個中級法院、105個基層法院全部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或專門合議庭,并在重點流域和生態功能區設立環境資源法庭,以服務保障“五河兩岸一江一湖”全流域生態環境系統性保護修復為目標,構建地域管轄和流域(區域)管轄相結合的環境資源審判模式。

四是探索跨行政區劃集中管轄制度。為適應生態系統的完整性、環境介質的流動性和自然資源的公共性等特點,沿江各省市高級人民法院積極探索構建以流域、湖域等生態功能區,或者以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等自然保護地為單位的環境資源案件跨行政區劃集中管轄制度。其中,江蘇立足轄區生態環境司法保護的現實需求,探索環境資源審判“9+1”機制,即以生態功能區為單位設立9個基層法院環境資源法庭,集中管轄全省基層法院第一審的環境資源案件,同時設立南京環境資源法庭集中管轄上訴案件。湖北發揮專門法院作用,實行省內長江干線及支線水域水污染損害等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由武漢海事法院管轄,其他第一審環境公益訴訟案件由武漢等4個市中級人民法院跨行政區劃集中管轄。

五是構建跨省域司法協作機制。長江全流域以及重點區域的司法協作模式已經初步形成。2018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指導長江經濟帶11省市及青海省等12家高級人民法院共同簽署《長江經濟帶11+1省市高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協作框架協議》;2019年9月,在青海西寧舉辦長江經濟帶11+1省市高級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集中調研暨長江經濟帶生物多樣性司法保護現狀與發展專題研討座談會,落實框架協議,開創區域司法協作新模式。2019年7月,湖南、湖北兩家高級人民法院簽訂《環洞庭湖環境資源審判協作框架協議》,合力為洞庭湖生態環境提供司法保護。同年11月,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等高級人民法院簽署《長三角地區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司法協作框架協議》,為構筑長三角區域環境司法一體化保護協作機制奠定基礎。

六是完善多部門協調聯動機制。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與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辦公室共同簽署《關于建立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司法合作協同機制的合作框架協議》。2019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與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生態環境部聯合發布《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有關問題座談會紀要》,指導下級法院做好與檢察、公安、環境資源行政管理等部門的協作配合,形成各部門依法懲治環境污染犯罪的合力。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和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交通運輸部、長江航務管理局、長江航運公安局聯合出臺《關于加強行政執法與司法審判協調聯動共同推進長江生態環境保護的若干意見》。沿江省市法院普遍與公安機關、檢察機關及生態環境、自然資源等部門建立了執法協調、信息共享、聯席會議等會商對接機制。

七是統籌適用三種責任形式。長江經濟帶各級法院緊緊圍繞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總體目標,綜合運用刑事、行政、民事三種責任方式,推動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質量持續改善。注重發揮刑事審判的震懾和教育功能。圍繞沿江生態環境突出問題整改這條主線,對企業向長江干支流偷排、直排污染物,跨省非法轉移、處置危險廢物以及非法采砂等嚴重威脅生態環境安全和生命健康的污染環境犯罪行為,依法加大打擊力度。注重發揮行政審判的預防和監督功能。依法妥善審理因長江岸線整治以及設立國家公園統一環境準入和退出等引發的案件。岳西縣美麗水電站訴岳西縣環境保護局環境保護行政決定案系在自然保護區內開發利用自然資源引發的行政案件,人民法院堅持保護優先的理念,支持行政機關依法行政,依法認定美麗水電站應予關閉和拆除,有力保護長江流域重點生態功能區域。注重發揮環境資源民事審判的救濟和賠償功能。對于限制開發和禁止開發區域內,特別是對于重點生態功能區、生態環境敏感區和脆弱區,以及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等區域內開發利用自然資源引發的相關案件,人民法院可以依職權認定合同無效。

八是充分發揮公益訴訟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的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圍繞環境公益訴訟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審判,單獨或與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布4部司法解釋,細化審判規程,統一裁判標準,確保公正司法。指導沿江各級法院貫徹預防優先和注重修復理念,充分發揮司法智慧,積極探索創新審判執行方式。云南昆明、四川甘孜兩地中級人民法院分別依法受理社會組織針對建造大壩危害瀕危動植物提起的“綠孔雀”案和“五小葉槭”案,將對具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重大風險的行為納入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的受案范圍。積極探索先予執行、行為保全等措施的適用范圍,以發布禁止令的方式在訴前或訴中實施行為保全。重慶法院判令污染者在重新進行環境影響評價和環境保護設施驗收前不得恢復生產,有效防范污染行為再次發生。積極落實生態環境修復制度,針對長江不同河段、區域環境要素的修復需求,探索適用補種復綠、限期修復、勞務代償、第三方治理、增殖放流、技改抵扣、分期履行、建立修復基金、建設修復基地等工作方式,促進生態環境得到及時有效恢復。

九是不斷深化公眾參與。堅持專業審判與公眾參與相結合,引導社會公眾依法有序參與環境公共利益保護。全面落實人民陪審員制度。在江蘇省人民政府訴安徽海德化工科技有限公司等各類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以及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審理中,由3名法官和4名人民陪審員組成7人合議庭,有效提升裁判結果的公信力。最大限度保障公眾的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在博士爾再生利用有限公司等排放危險廢物污染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中,江蘇省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公告生態環境修復方案并現場發放問卷,鼓勵支持當地群眾積極參與和監督環境修復。加強代表委員聯絡工作。2019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在四川雅安開展長江流域生態環境司法保護集中調研活動,邀請20名擔任最高人民法院特約監督員、特邀咨詢員的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視察人民法院環境資源審判工作,聽取代表委員對加強長江經濟帶環境司法保護工作的意見建議。

十是有效延展環境資源審判效果。各級法院高度重視環境司法宣傳工作,著力構建適應大數據時代要求的全媒體、立體化信息傳播新格局,選擇“6.5”環境日等重要時間節點,利用官網、微信公眾號、微視頻等網絡新媒體,或者通過召開新聞發布會等方式,發布白皮書、典型案例,積極回應社會關切,提升公眾環保意識。最高人民法院先后于2017年12月、2018年11月連續兩年發布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典型案例共20件,體現依法懲治環境污染、生態破壞行為和及時修復受損生態環境的堅定決心,有效震懾潛在污染者。泰州水污染環境公益訴訟案和徐州鴻順造紙公司水污染公益訴訟案判決書被選入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的案例數據庫。江西在鄱陽湖核心區設立生物多樣性司法保護基地,湖南設立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物多樣性司法保護基地,在修復生態環境的同時,發揮了重要的宣傳教育作用。

2020年是全面貫徹習近平同志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重要講話精神的第五年,也是打好長江保護修復攻堅戰的決勝之年。各級人民法院將認真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四中全會精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動工作,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擔當,扎實推進各項審判工作,為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

王旭光介紹了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司法保護的10個典型案例:

2016年1月以來,在最高人民法院指導下,長江經濟帶各級人民法院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重要指示精神,牢固樹立現代環境司法理念,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人民法院共依法審理各類涉及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的刑事案件42230件,民事案件112265件,行政案件75591件,公益訴訟案件2945件以及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58件,為長江經濟帶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提供了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同時應當看到,當前長江生態環境形勢依然嚴峻,長江經濟帶高質量發展任重道遠。按照2019年11月召開的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突出問題整改現場會暨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全體會議的要求,為進一步發揮生效裁判的評價指引功能,落實最嚴格的源頭保護、損害賠償和責任追究制度,最高人民法院從近年來人民法院審理的案件中選取了具有代表性的10個典型案例進行發布。

這10個案例中,有7件系違法向長江干支流偷排、直排污染物的刑事案件,還有行政案件、行政公益訴訟案件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各1件。這些案例體現了以下四個方面的特點:一是堅持用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保護生態環境,嚴厲打擊向長江干支流直排、偷排污染物的行為;二是統籌適用刑事、民事、行政三種責任方式,有效維護人民群眾的環境權益和國家、社會公共利益;三是責任追究一抓到底,不僅追究排污企業責任,而且追究企業法定代表人及高級管理人員的法律責任;四是堅持修復性司法理念,通過創新審判執行方式,確保生態環境得以及時有效修復。這些典型案例的發布,對于促進裁判標準的統一,監督行政機關依法履職,教育引導企業和人民群眾履行環境保護法律義務,推動長江流域協同治理和一體化保護,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下面,我著重介紹其中的四個案例。

被告單位安徽亞蘭德新能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被告人呂守國等7人污染環境案,系通過暗管直接向長江違法排放有毒物質污染環境的刑事案件。本案中,人民法院在依法認定亞蘭德公司構成單位犯罪并處罰金的同時,對單位犯罪起決定、策劃、指揮作用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副總經理等主要負責人、高級管理人員,對安排工人偷排污水、應付檢查的車間主任等分管負責人員,對制造虛假監測數據的環保專員等責任人員,依法分別追究刑事責任。本案判決明確,實施污染環境犯罪行為的排污者既要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也要履行生態環境修復義務、支付相關賠償費用;單位犯罪的,既要追究犯罪單位的刑事責任,也要追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的刑事責任。充分展示從嚴懲治環境污染犯罪的司法政策,有力威懾違法排污單位并對相關從業人員具有教育警示作用。

被告人姚多友等14人污染環境案,是一起跨省傾倒工業污泥污染環境的刑事案件。近年來,跨省非法傾倒固體廢物案件時有發生,環境風險日益凸顯。工業污泥中的汞、砷、鉻等重金屬及其化合物,大多具有致癌、致畸、致突變作用,在環境中具有富集性且難以降解,若不經過正規處置隨處堆放,不僅嚴重損害生態環境,更可能直接危及人體健康甚至生命安全。故法律對工業固體廢物的收集、貯存、運輸、利用、處置,包括對跨省轉移、處置,均有嚴格規定。本案中,被告人姚多友等14人為牟取非法利益,分別作為工業固體廢物的接收人、介紹人、運輸人、非法處置人,上下協作、相互結合形成利益鏈條,涉案人數多、范圍廣、數量大,對長江經濟帶相關區域生態環境和人體健康造成嚴重危害,被從重追究刑事責任。2019年2月,“兩高三部”聯合發布的《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有關問題座談會紀要》明確規定,對于在長江經濟帶區域跨省市排放、傾倒、處置有放射性的廢物、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有害物質的環境污染犯罪行為,依法予以從重處罰,進一步彰顯堅持最嚴格制度、最嚴密法治,依法打擊固體廢物非法經營地下產業鏈條的決心。

資中縣銀山鴻展工業有限責任公司訴原內江市環境保護局環境保護行政管理(環保)行政處罰案,是排污企業因違反環境監測管理規定受到環保監管部門行政處罰引發的行政訴訟案件。環境監測是環境管理的“哨兵”“耳目”,是環境監管最重要的基礎性和前沿性工作。排污者自我監測是環境監測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彌補政府監測機構和社會第三方監測力量不足的重要方式。本案中,鴻展公司作為重點監控企業,對企業污染物排放的自我監測履責不到位,對自我監測中存在的問題聽之任之并造成污染物超標排放。環保監管部門針對鴻展公司的處罰決定,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既考慮其從重情節,在法律規定幅度內從重處罰,同時也考慮違法行為人的配合執法表現、未造成嚴重后果等因素,沒有頂格處罰。人民法院依法支持環保監管部門的嚴格執法和合理裁量行為,體現司法支持依法行政的力度和保護行政相對人合法權益的溫度,有利于警示排污企業自我約束,誠實守信,嚴格執行自我監測規范和標準,確保監測過程規范和監測數據真實,同時自覺接受環保部門監管,共同促進長江流域水體質量和生態環境的有效改善。

九江市人民政府訴江西正鵬環??萍加邢薰?、杭州連新建材有限公司、李德等7人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案,系在長江經濟帶區域內跨省傾倒工業污泥導致生態環境嚴重污染引發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在依法追究被告公司及各被告人刑事責任的基礎上,九江市人民政府充分發揮磋商作用,促使部分賠償義務人達成協議并積極履行修復和賠償義務;對于磋商不成的,則依法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實現了訴前磋商與提起訴訟的有效銜接。為落實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法律制度,人民法院通過本案判決明確了以下兩項規則:經營者雖沒有直接實施傾倒行為,但放任他人非法處置的,應由經營者與非法處置人共同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數人以分工合作的方式非法轉運、傾倒污泥,在無法區分各侵權人傾倒污泥數量的情況下,應當共同承擔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

協同推進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高質量保護和經濟高質量發展,既是一場攻堅戰,也是一場持久戰。人民法院將進一步貫徹落實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不斷健全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司法保護典型案例的篩選與發布機制,完善裁判標準和審理規則,促進綠色生產和綠色生活,為守護好中華民族的母親河,助推長江經濟帶成為東方巨龍身上的“綠飄帶”和“黃金帶”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

广西11选5走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 浙江20选五带坐标走势 金宝棋牌游戏? 炒股软件 科乐长春麻将下载 中超在线直播 优乐麻将为什么打不开 111522平特一肖 与您同行 河北20选5中奖规则 一波中特10000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