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政法文化>干警隨筆
逝去的老屋
發表時間:2019/07/02來源:山西法制報責任編輯: 高鶴

居住四十多年的老屋被拆了!

去年深秋時節,故鄉居住四十多年的老屋終于被拆了,再也見不到伴我度過少年時光的老屋!雖然拆遷時,當地政府置換了新房和一筆不菲的款子,家人足以滿意。但是對于我而言,老屋不僅體現市場價值,更懷念的是老屋承載著寶貴少年時光的那份情懷。從此回到故鄉,再也進不去那凝聚著滄桑歲月的破舊的老屋了。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母親從公社調回縣城工作,由于沒有地兒居住,只能租別人的房子。一家五口人蜷縮在兩間破舊民房里,平均兩年搬一次家,經常串房檐,傷心透了。母親下決心擁有自己的房子,把父親去世時單位給的撫恤金和平常積蓄,湊起1500元買下了當地農民的三間樓房,后來置換了一塊地,省吃儉用,在親戚朋友的幫助下,于七十年代中期,蓋起五間屬于自己的平房。雖然是用磚塊和土坯壘起來的,談不上質量,更不用說建筑風格,但終于有自己的房子。

記得搬家時,剛粉碎“四人幫”,社會充滿朝氣,人與人之間關系也明亮起來,不再互相躲避。我們家來了很多同事、朋友幫忙,互相說笑,一起吃飯、喝酒猜拳,非常熱鬧。原來我們家的人緣也不錯嗎!第二年春天,我和姐姐在院里種了四棵桐樹和一棵蘋果樹,夏天樹上長出葉子,綠蔭蔭的,整個院子充滿生機。人的心情也變得敞亮起來。

這年我剛上初中,學校開始整頓秩序,教學轉向正軌,號召把失去的時間補回來。不僅白天按時上課,而且還上晚自習。我早晨5點半準時被叫醒,跑步上學,6點至7點背誦一小時課文,7點再跑步回家吃飯,8點上課。中午在家邊吃飯邊聽《說岳全傳》《水滸傳》《三國演義》等評書。那時沒有別的學習途徑,膾炙人口的評書讓我著迷。每天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聽劉蘭芳、袁闊成播講的評書,百聽不厭。我的文學底子就是這幾年打下的。下午2點上課,5點至6點鍛煉,然后回家吃飯,7點至9點晚自習,11點準時睡覺。雖然是跑堂生,在家里住,但生活節奏緊張而充實,有點像過軍隊生活。那時最想做的事是睡覺,一有時間就打盹兒,仿佛永遠睡不醒似的。這樣堅持兩年半,考取了縣里最好的高中。

上了高中,功課更重了,也更忙了。為了讓我專心學習,家里配了一輛自行車,每天騎車上下學,節省路途時間。三年學習期間,大姐、二姐相繼出嫁,三姐在外地工作,后來母親基本不上班,專心做飯。家里只有我和母親兩個人。母親永遠把老屋拾掇得干干凈凈,在院里種了君子蘭、菊花、無花果、仙人掌等好多花花草草,一到夏天,香氣撲鼻,桐樹也長茂密了,蘋果樹也結果實了,院子一片生機。每當下課回家,桌子總是擺上飯菜等著我,還有一碗濃濃的綠豆湯。晚上我一個人在院子里背誦優美的文章時,媽媽總是在不遠處靜靜地欣賞兒子……那是一段非常愜意的時光,我上學,媽媽做飯,配合那么默契。我之所以能考上國內最好的大學,接受良好教育,媽媽有很大很大的功勞。

上大學后,母親一個人在老屋生活,因成日孤單患上了抑郁癥,經常胡思亂想。那時候三姐剛生了孩子,不顧當地風俗,帶著保姆回到了娘家,陪伴母親。老屋又充滿歡聲笑語。當我放假回家時,老屋里親戚朋友來來往往,很是熱鬧,母親里里外外忙著招呼大伙兒,做餃子、包子、卷餅等好吃的,笑容重新洋溢在臉上??吹侥赣H忙碌的身影,我的心也敞亮了。

結婚的時候,老屋又熱鬧起來了,搭起彩棚,支起桌椅,擺上豐盛的酒菜,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前來祝賀,客人們喝酒吃飯行拳。母親雖然忙碌,但臉上溢不住歡樂的笑容,終于完成作為母親的最后一件大事了。

八十年代最后的一個冬天,母親走了,離開了陪伴她后半生的老屋,她用畢生心血打造的老屋。她走得是那么急促,甚至來不及告訴她親愛的兒子一聲兒,甚至沒見到即將出生的孫子。

從此,老屋再也聽不到母親開心的笑聲,再也見不著母親忙碌的身影。

母親去世后,我把老屋租給別人,每月收取一些租金。在九十年代初生活最困難的時候,租金成了補貼家里的重要收入來源。后來生活改善了,我和妻子還時時感念老屋的貢獻,感念母親在天之靈保佑著全家。每年我都要回到故鄉,看一看老屋,看一看哪兒壞了,哪兒漏了,及時修補。雖然已是破舊的房子,我還是有敝帚自珍的心態,決不讓老屋毀在我的手里。

如今,老屋被拆了,仍然能置換新房子,讓我回到故鄉能有落腳的地兒,能上墳給母親磕磕頭,燒燒紙,盡盡孝。在拆遷之前,我和妻子回到老屋,清理里面舊的物件,拍了幾張照片,留作永久的懷念。我對老屋的那份情愫只能藏在心底,默默地吟誦自己填的那首《訴衷情老屋拆遷感懷》:

景忠橋下小溪水,晨暮伴學路?;脑汉咒P滿布,伙伴嬉戲處。

梧桐樹,蘋果樹,人相逢。四十春秋,一片新居,一片老屋。

(作者單位:省高級人民法院  任生林

 

 

广西11选5走